首页>上市公司>

文章

永辉分家内幕:兄弟情与资本局 不确定的未来

文 / leiyuan 来源: 格隆汇 2019-05-24 12:12:58

  5月15日,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,计划对永辉云创增资2.66亿人民币。

  这是永辉云创新一轮增资的一部分。2019年第一季度永辉云创亏损3亿,照此趋势发展下去,2019年的整体亏损将大概率超过2018年的9亿人民币。

  然而,账上的流动资金已经?#36745;市?#23427;继续如?#21496;?#20111;,因此永辉云创对老股东发起了这一轮增资,希望?#25216;?0亿人民币,用于门店扩张和提升供应链能力。

  这10亿人民币,老股东将等比例出资,增资完成后,张轩宁还是永辉云创的第一大股东,持股29.6%,永辉超市则持有永辉云创26.6%,是第二大股东。

  永辉超市虽然剥离了永辉云创这个烫手山药,但是对于它的死活,依然无法视而不见。

  

  创业20年,兄弟分家为哪般?

  4月25日,永辉超市发布了2018年的年报。在长串的信息里,有一组明显的数字对比:一边是2018年营业总收入705亿元,同比增长20.35%;另一边则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合并净利润14.80亿元,同比减少18.52%。

  营收创下了过去三年同比最高增幅,净利润却出现上市以来的第二次下滑,原因何在?

  永辉方面给出了答案:主要是受员工股权激励费用6.64亿元以及云创板块的亏损影响。这句话的后半段,也解释了2018年年末的“兄弟分手”事件。

  去年12月,永辉超市发布公告,其创始人及大股东张轩松与张轩宁兄弟二人,签署《关于解除一致行动的协议》,结束了长达8年的一致行动人关系。

  

  随后又发布补充公告,公开双方矛盾:因张轩松和张轩宁两兄弟在公司发展方向、发展战略、组织架构、治理机制?#30830;?#38754;存在较大分歧,对永辉云创的定位、发展方向和路径有不同意见而解除一致行动,此后,双方独立行使表决权,?#36745;?#24378;求达到一致行动。

  由此可知,永辉新业态的孵化器——云创板块——是兄弟俩产生分歧的要因。

  2018永辉年报则进一步指明, “云创”带来的创收不多,创伤却着实很大。将永辉云创剥离上市公司永辉超?#20804;?#20307;,两人各管一摊,实属断腕止损之举。

  从云超到云创,从传统零售到新零售

  如果熟悉张氏兄弟20多年的创业过程,也就明白这次“分手?#24065;?#21619;着什么。

  在创办永辉之前,兄弟二?#21496;?#24050;多次携手:他们经营过啤酒代理生意,5年便成为当地啤酒代理商三巨?#20998;?#19968;;他们曾入股代理的啤酒品牌,因竞争失利被套住了资金;他们开设过名为“古?#27835;?#21033;”的小超市,并采用“低价策略”在竞争中迅速站稳。

  创业期间,无论成败,两人的手都如同血脉一般,紧紧地握在一起。

  2001年,全国实行“农改超”。在福州,传统菜市场被现代化超市取代,永辉超市正是后者典型。此后,一?#25151;?#22868;的永辉仅用三年就开到福州之外的重庆、?#26412;?#31561;城市。期间,兄弟情谊也越淬越浓。关系的更进一步是2010年永辉上市,之后两人以“一致行动人”身份合体为最大股东。八年里,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。

  2015年,永辉云创成立。众所周知,在永辉,云超代表着传统超市,云创则探索创新业务,它孵化出的超?#27573;?#31181;、永辉生活成为永辉布局新零售的重兵。

  无疑,云创成立之初,兄弟两人都对其抱有极大信心,也保持一贯的默契。直到2018年双方分道扬镳之后,人们才惊觉,在新零售上“一致行动人”早已“不一?#38534;薄?

  

  2018年6月,作为永辉超市董事长的张轩松曾在股东交流大会中表示,“对于超?#27573;?#31181;,我和CEO张轩宁有分歧。他偏重餐饮,我认为重心应该做到家”。

  只是,到了这年的12月,短短六个月的时间,裂缝已经过大,木板已然断裂。

  当月,永辉超市发布公告,宣?#23478;?.94亿元的价格向永辉超市副董事长张轩宁转让永辉云创20%股权。转让完成后,张轩宁持有永辉云创29.60%的股份,为第一大股东。这是永辉自2000年成立以来经历的第四次、也是其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组织变革。

  ?#28304;耍?#24351;弟张轩松专注于云超的发展,哥哥张轩宁则更多关注“云创”板块。

  

  3年亏13亿,永辉新零售之困

  永辉云创包含三大业态:

  其一是超?#27573;?#31181;,张轩宁称其为“又像餐厅,又像超市,又像仓库,做成功了叫超?#27573;?#31181;,不成功叫四不像” ,亦即可?#20309;鎩?#21487;堂?#22330;?#21487;外送到家;

  其二是永辉生活,被定义为“便利店+生鲜?#20445;?#21253;含了丰富的日常生活用品,其中生?#25910;?#27604;高达50% ;

  其三是永辉生活到家卫星仓,主推到家业务的生?#26159;?#32622;仓模式。

  永辉2018年度报告数据?#20801;荊?#36229;?#27573;?#31181;已在全国布局80余家,永辉生活460余家,永辉生活到家卫星仓已在福州、厦门、上海等地开仓30余家。

  而据其年初计划,全年将开出超?#27573;?#31181;100家、永辉生活店1000家。显然,永辉新零售的脚步放慢了。

  从2017年1月1日第一家在福州开业算起,超?#27573;?#31181;已诞生两年有余。近日,天下网商记者探访了浙江杭州的多家超?#27573;?#31181;。

  与?#26032;?#40092;生相比,超?#27573;?#31181;有不少相似之处,譬如支持线上下单,3公里区域30分钟内送达,?#37096;?#20197;生鲜现做,进行堂?#22330;?#19981;过它的商品数量和店铺规模均不及?#26032;?#40092;生:超?#27573;?#31181;的营业面积几乎都在1000平米以下,而?#26032;?#40092;生则在4000至6000平?#23383;?#38388;。超?#27573;?#31181;SKU丰富度也?#31995;汀?#30446;前,它尚未打造出诸如“日日鲜”之类高粘度的生?#26102;?#35782;,在堂?#22478;?#20063;并没有引进外部餐饮品?#21860;?

  另据公开数据,开店1.5年以上的?#26032;?#40092;生门店,线上销售占比超过60%,超?#27573;?#31181;则为20%,更多消费都在线?#38534;?#22312;配?#22836;?#38754;,超?#27573;?#31181;多为人工分连,非数字化。

  ?#29616;?#36229;?#27573;?#31181;,同属“云创板块”的永辉生活,处境也略为尴尬。

  它采用 “标品生鲜+便利店+线上运营”的模式。主观上,它集“7-11为代表的便利店、每日?#20351;?#20026;代表的水果店、钱大妈为代表的社区生鲜店?#27604;?#32773;为一体。但客观上,这三者也在环伺永辉生活,加剧了内部的竞争。

  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在一次投资者交流会上呼吁,希望资本市场能够给予更多包容和更多?#28304;?#26102;间:“今年本来想加速开店,但是大家关心亏损问题,不包容我们开店。”

  亏损的确已经让投资者叫苦不迭。

  2018年年报?#20801;荊?#27704;辉云创2018年经营亏损高达9.45亿元,其中归母亏损1.78亿元,已成为上市公司财务上的拖累。此外,2016年、2017年,永辉云创已经分别亏损1.16亿元和2.67亿元。近三年,累计亏损13.2亿元。

  在血淋淋的亏损面前,呼吁“包容”的张轩松,也终于决定?#36745;?#21253;容。

  纠结的永辉,不确定的未来

  2018年,永辉新开门店 135 家,新签约门店 165 家。截至2018年底,永辉超市已在全国 24 个省市,拥有708 家连锁超市。它在年报自称:“是行业内为数不多的依?#36745;?#25193;张,并能?#36745;?#22823;部分地区盈利的超市企业。”

  与年报发布的同一天,永辉超市紧接着发布了2019年一季度财报。单季营收高达222亿元,同比增长18.48%;实现净利润11.2亿元,同比增长50.28%。

  剥离云创后的永辉超市,业绩金光闪闪,资本笑开了颜,但这真的稳吗?

  根据Euromonitor的数据,在中国大?#36739;?#19979;零售市场,目前永辉超市位于高鑫零售、华润、沃尔玛之后,排名第四。但永辉知道,“大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,前置仓、门店到家、社区拼团、无人货柜等新业态层出不穷”。

  也正因此,永辉深知:云超向左,云创?#19981;?#26159;得继续。前者是过去和现在,是旧赛道;后者是当下和未来,是新赛道。

  今年四月份,永辉超市副总裁张豪调入永辉云创,负责云创新零售供应链体系建设及永辉生活业态。

  张豪的一大标签为永辉超市管理层?#23567;?#26368;年轻的高管?#20445;?#21382;任永辉超市云超?#25945;?#20379;应链总经理、筹建部高级经理、新业务投资部战略管理合伙人、B2B 战略合伙人等职务。

  2018年12月,张氏兄弟分手之际,张豪晋升为永辉超市副总裁,负责永辉大供应链业务。此次张豪加入云创,自然是想要借助多年经验,提升云创新零售业务的供应?#27492;?#24179;。

  永辉生活App

  由此?#37096;?#30475;出,永辉超市和永辉云创虽然已经分家,但是两者在人才、资源?#30830;?#38754;还是有?#39184;ā?#27605;竟是手足兄弟,就算分,也不是那么容易分清楚的。

  云超和云创,更像是兄弟俩之间的一次喊话。弟弟张轩松冲着哥哥张轩宁高喊:“你尽管去?#24120;?#25105;把家里的核心业务拉大了,你失败了咱们至少还?#26032;房?#20197;退。”

  保住了资本的脸面,又让新业务有了更多活力,确实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。

  问题在于,连续三年亏损额不断加大的云创,是否已经?#19994;?#20102;那条新零售之路?毕竟它早已经没有了退路,接下来能烧的钱和能赢得的耐心,也已经不多了。

文字关键词:

版权所有 @2010-2012 财富投资网(银投网) 粤ICP备18155955号

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!

顶级王牌-明星APP